欢迎访问爱游戏官网!

数十万避暑客流连曲靖 “凉”资源催生“热”经济

点击次数:3   更新时间:2022-10-12      来源:本站

  数十万避暑客流连曲靖 “凉”资源催生“热”经济此时,有着“凉都”之称的贵州六盘水就会不经意间闯入脑海,它可是人尽皆知的避暑胜地。而在滇东,有一座城市叫云南曲靖,同样凉爽惬意,难见暑热的踪影。

  地处珠江源头的曲靖,平均海拔1800米,年平均气温14.3℃,其中夏季平均气温19.6℃,冬季平均气温7.8℃,冬无严寒、夏无酷暑。

  今年7月1日至8月9日,从外省经停曲靖北站的动车,在曲靖北站下车的旅客约15万人(次),高峰时段每日有1500余人(次)旅客抵达曲靖。

  晨曦中,73岁的熊印华沿着珠江源大道或围绕白石江公园慢跑。熊印华是重庆人,这是他来曲靖避暑的第二年。最近,重庆白天气温都超过40℃,就是一个“大火炉”,几乎出不了门,得天天待在家里吹空调。曲靖很凉快,这几天白天最高气温也只有26℃,早晚空气更加清爽,所以,晨跑是他在曲靖每天做的第一件事。

  这次来曲靖,还有一帮“票友”陪着他一起来,总的有30多人,有的是一家五口,有的是夫妻俩,有的是单身。他们中有重庆人、北京人、河北人、黑龙江人、贵州人。

  一群人从7月初乘动车来到曲靖后就在曲靖火车站附近的宾馆住下,一次交了两个月的房租。“从重庆到曲靖乘动车4个半小时就到了,交通很方便,房租也便宜,我们住这个宾馆单人间每月才800元,双人间每月1200元,在我们老家至少要翻倍。”

  每天早上,他们到河北商业街吃上几个包子或者一碗蒸饵丝,顺便在街上买些菜回宾馆做午饭,几个人在一起研究曲靖特色菜,煮火腿、蒸粉蒸肉、炸黄豆腐,大家忙得不亦乐乎,用不了多久,热气腾腾的饭菜便上桌了。

  “曲靖的猪肉可香了,没想到还这么便宜,30多元就能买到1公斤,北京30多元才能买到1市斤。”吃着自己亲手做的饭菜,来自北京的许明霞禁不住赞叹。来自河北的闫爱欣接过话茬,“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豆腐,玉米、红薯也很好吃,每天都吃不够。”

  下午,一群人来到麒麟区白石江街道文化服务中心或城区公园,甩开嗓子唱起京剧;傍晚,简单的晚餐后,有的去散步,有的去赏景。

  他们中大多数人是第一次来曲靖,四面八方的人因避暑而相聚在一起,其中的缘由,跟熊印华分不开。

  前几年,每到7月,熊印华便来云南避暑,他去得最多的地方是红河州的弥勒市。去年,他第一次来到曲靖,舒适的气候、干净的街道、合理的物价、淳朴的民风,一下就吸引了他,用他的话说“曲靖是人间天堂,来了就不想走”。他觉得曲靖好在,今年,他邀约“票友”一起来。

  像熊印华这群人一样,怀揣好奇的八方游客纷至沓来,在曲靖一住几个月,读懂这座城,爱上这座城。

  60岁的彭旭来曲靖已有12个年头了,于他而言,对于曲靖就是无意“邂逅”到“沉醉”的过程。

  广州人彭旭听说昆明四季如春,2010年,他想到昆明买房子居住避暑,未能如愿。随后想到大理、丽江居住,但因离昆明太远,便犹豫了。他辗转到贵阳,虽然离广州近,但气温比昆明高,他放弃了。就在他茫然之时,曲靖两个字在他上网时闪现在眼前,他一查,“哇!云南省第二大城市”,吃惊不已。怀揣着好奇,他仔细查询关于曲靖的气候、房价等,一了解就有了看一看的冲动。没承想,第一次来曲靖,便买了一套房。

  房子虽然买了,但彭旭的心没定下来,因为那时从广州乘飞机到昆明再转车不方便,到曲靖的高铁还没开通。交通不便捷,他又动摇了。正当他萌发想去贵州六盘水居住时,听说曲靖2016年要开通高铁,他决定不走了。

  12年来,每年的5月,彭旭便从广州来到曲靖,10月又回到广州。他的微信名叫“候人”。他说自己就像候鸟一样,随着季节变更而迁徙,哪里好在就去哪里。自从曲靖的高铁开通后,6个小时他就能从珠江之尾奔赴到珠江之源,年复一年,他乐此不疲。

  “曲靖高铁通了,乘动车到曲靖北站下车,从北站乘公交车到城里只需半个多小时,县县通高速公路,交通很方便;气候好,生活环境好,房价不高,玩处多,是个适合居住、避暑的城市。”彭旭赞叹不已,仿佛自己也是曲靖人。

  曲靖适宜的气候、逐步完善的基础设施、众多的自然风光和厚重的文化造就了“快行慢游”的格局。

  曲靖先后十次入选“全国十佳宜居城市”,是“全国文明城市”“国家卫生城市”“国家森林城市”“国家园林城市”。截至2021年,曲靖森林蓄积量达6983万立方米,森林覆盖率达50.5%。在曲靖的很多景区,负氧离子含量在每立方厘米1万个以上,是名副其实的“天然氧吧”。

  作为云南省第二大城市、珠江源头第一市,曲靖历史悠久、文化厚重,在两千多年的沧桑巨变中,孕育了以爨、堂琅、铜商等为代表的璀璨文化,留下了爨宝子碑、爨龙颜碑、铜商古驿道等名胜古迹。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今年5月考察曲靖时对爨文化给予高度评价,指出“爨文化是世界独一无二的文化,爨体书法是可以走遍全国的”。

  曲靖境内山川、江河、湖泊、湿地、溶洞、高山草场等自然形态一应俱全,众多的自然风光和厚重的人文景观,构成了曲靖绚丽多彩的美丽画卷。世界最高的北盘江大桥、被授予“世界最大的自然天成花园”称号的罗平油菜花海等自然风光各具特色。目前,全市已经建成国家4A级景区11个、3A级景区8个,形成了“长线串珠”的生态美景长廊。

  2016年沪昆高铁开启了曲靖高铁时代,远方的客人感受着“高铁速度”。 2017年曲靖在全省率先实现“县县通高速”。2021年绕城高速实现闭合,新增高速公路通车里程714公里,达到1106公里,在全省率先建成“智慧停车”系统。

  12年来,彭旭走遍了曲靖城区的景区景点,熟悉城区的大街小巷,见证着曲靖的快速发展。他在为曲靖的发展感到欣慰的同时,也提出了建议。他说曲靖人都知道曲靖是宜居之地,但对于“避暑”这两个字没什么概念,前几年跟曲靖本地人讲避暑,许多人一脸茫然,这两年好了些。他认为,曲靖不仅要对外宣传宜居,还要大力宣传避暑,曲靖的特色不仅是“宜居”、还要有“避暑”,只有这样,才能让越来越多的人了解曲靖、来到曲靖、爱上曲靖、住在曲靖。

  无论是像熊印华这样短暂租住,还是像彭旭这样有住房的旅居者,他们只是每年来曲几十万人中的一个群体。记者调查了解到,入夏以来,每天都有许多外省人到公园、景区玩耍。据不完全统计,这两年,每年5月至10月来自全国各地的避暑客约五六十万人,其中四川人有三四十万人。

  傍晚,南城门广场霓虹闪烁,远方的客人在此载歌载舞,街边食客大快朵颐,往来游客漫步街头,曲靖城区“避暑经济”一派火热景象。

  位于麒麟区潇湘街道南关一带的酒店、民宿,河北商业街附近的酒店、旅馆“一房难求”。

  “2020年是酒店业的低谷期,今年客人数量明显增加。”在麒麟区潇湘街道南关村经营一家酒店的胥建林介绍,近段时间,因很多外省人来曲靖避暑,餐饮、住宿火爆,一般需要提前三四天预订。酒店住不下,避暑客们就在周边租民房住,短则两个月,多则半年。这些客人年龄从60岁到90岁的都有,基本是退休过来避暑的。胥建林说:“我们家住的客人大多是今年7月初从宜宾过来的,有部分客人是从浙江来的,今年暑假的营业额同比增长了65%。”

  时下,避暑已成为老年人的“刚需”,“凉”资源催生的“热”经济,为曲靖带来了人气,带来了商机。

  “黑皮子、酸菜猪脚、糊辣鱼、豆焖饭……”18时,麒麟区寥廓北路上凉风习习,但李芹却大汗淋漓,因为她家餐馆的生意实在太火爆。李芹说,7月至9月是避暑旺季,餐馆每天营业额在2万元左右,比平时多了两倍。

  避暑客增多,也带动了周边农产品的热销。在麒麟水乡经营农家乐的张胜告诉记者,他家的辣子鸡等产品最为畅销,一个月下来,仅卖农产品就有3万多元的收入。

  避暑客的蜂拥而至,对曲靖人是一个提醒。外来人口少,旅游消费少,历来是曲靖的短板。在建设云南副中心城市的进程中,如何让“避暑经济”成为曲靖的一个热点和亮点?这需要政府和民众共同努力。

  “政策要激励,营销要给力,管理要到位,安全要保障,服务要跟上。”曲靖市川渝商会会长、曲靖市文化产业促进会会长、履职20年的原曲靖市政协委员敬霄云说,曲靖要吸引人、留住人,迫切需要乘势而上,加大营销力度,打造“清凉”品牌。每年有几十万人来曲避暑,政府可出台一个相应的政策,激励这些人从“旅游”转变为“旅居”。

  “按照打造云南副中心城市的要求,曲靖将围绕‘珠江源’旅游品牌,大力实施‘中心突破、两翼齐飞、全域联动’发展战略,全力围绕做好‘中部现代康养旅游区、南部休闲观光旅游区、北部历史文化旅游区’3篇文章,把曲靖建成面向粤港澳大湾区和川渝黔及滇中地区的优秀旅游休闲康养目的地,推动曲靖旅游由‘景点旅游’向‘全域旅游’转变。”曲靖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秦明禹介绍道。

  曲靖好在,这是天南海北的游客不约而同的心声。立秋后,来自广州的肖琼来到珠江源风景区,站在珠江的源头,她大声喊道:“珠江之源,好在曲靖,明年我还来!”(曲靖日报供稿)